回答

收藏

92年中国最美插画师,闭关一年画洛神,一笑倾城

数字艺术学院 数字艺术学院 197 人阅读 | 0 人回复 | 2021-07-15



/  Don‘t forget music  /

我第一次看到叶露盈画的《洛神赋》时,惊叹姑娘脑海里住着一个绚烂多彩的世界。她仅凭古人对洛神的几句赞美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”就画出了一个完整的洛神,不仅如此,她还画了一个完整的凄美的爱情故事。
采访中,我好奇叶露盈:“为什么要画洛神?”



▲ 《洛神赋》
我怎么也没想到,她竟然这么回答我:“《洛神赋》其实是在我非常‘自闭’的状态下画出来的。”
从小开始画画的叶露盈一路顺风顺水,光是给杂志社画画的稿费就让她游历世界二十多个国家,直至留学归国后,自己的画作一直得不到认可,没有作品,没有工作,也没人找她画画,她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。

▲ 叶露盈老师
直至有一天她读到曹植的《洛神赋》,洛神凄美的爱情故事戳中了她内心最柔软的角落。她告诉我说:“其实每个人的生活轨迹都是孤独的,这种淡淡的悲哀或许就是生活的本相,我要把她画出来。”






画《洛神赋》之前,叶露盈花了半年时间找资料,跑到图书馆、史料馆、博物馆参观,查询并阅读。开始画时,把自己关在家里,大半年里几乎没出门。

▲ 顾恺之画洛神乘龙车离去
先把草图的铅笔稿,做到与原作等身大小,最长的是1.8m的长卷。最后才在电脑,利用数位上色。



▲ 数位板绘图上色
〈〈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〉〉











▲长卷
洛神在水里生活,只半裸着,刚遇到曹植时披一件青色的鱼鳞披风,摆动着青白色的鱼尾。分别时戴上了花冠,换成了红色的披风,驾云而去。




为了创造一个“神界”,叶露盈画了延维,吃了它的肉就可以称霸天下;有人面鸟身耳朵是两条蛇的弇(yǎn)滋、一条黑色的怪鱼冬死而夏生......




平时我们常见的八爪鱼,身上长满了眼睛,给洛神执麈尾扇;小金鱼给她弹琵琶,有时捧着玉佩送曹植,神女落下的眼泪是珍珠......




“这些神神奇奇的动物是哪来的?”叶露盈不假思索地就回答:“这些《山海经》里都有啊!”
在博物馆里,良渚博物馆的玉琮上的神人寿面纹,陶器上的龟目纹,残片、化石上的纹路。或是古书,《庄子》《抱朴子》《山海经》......



▲神兽
有一些灵感还来自叶露盈儿时听过的故事:夸父逐日,他的手杖化作桃林,身躯化作了山。你看,中国的神话故事看似离人远去,其实一直都在,只是我们没有去发现罢了。
〈〈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〉〉











▲ 长卷
作为插画家叶露盈把它们画进自己的绘本里,她相信我们自己的历史里,也有宝藏一般的好故事,把中国人的神话故事画回人间。



▲ 《洛神赋》



《兰亭序》是叶露盈的第二本绘本。谈到再次绘本的初衷,她笑笑说:“因为有团队了。”
她感到欣慰,终于有一群伙伴一起想办法,把中国人的神话故事画给大家。



叶露盈也坦白:“其实我们也考虑到了一些市场的空白点。”但真正激发她的是一次与朋友相聚。
大家一起出门、拍照、烧烤、游湖,玩得不亦乐乎。但是快乐之后,大家散了,故而她说:每场运气总要散的,快乐也是会散的。



▲ 《兰亭集序》
这就像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。一群42人春日置身于山川环绕间,春风徐徐,在曲水边玩起了“流觞”的游戏。然而最后俯仰之间,快乐、人生便“已为陈迹”。
但叶露盈的《兰亭序》不只有人,山里的虫鱼鸟兽来凑热闹,神话故事里的动物也跑了出来。



▲ 《兰亭集序》(局部)
亭子里抚须,言笑晏晏的是王羲之,亭子上是一只白猫,铜铃大的眼睛定定地看,仿若序里所言:“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......”
王羲之借白猫之眼睛,看着前面的41人,跳舞饮酒打瞌睡,守护着一群人的快乐。

▲ 《兰亭集序》(局部)
看帖的人肩上是一只凤凰,绿玉的颜色。灵感来自一次叶露盈参加“绿孔雀保护音乐会”。华夏大地的绿孔雀,如今只剩下500只,藏匿在云南的深深雨林中。
绿孔雀不像蓝孔雀容易被豢养,有一个不羁的灵魂,只因“不自由,毋宁死”,它是中国凤凰真正的原型。叶露盈把它幻化成凤凰,画在故事里了,希望可以守护它,也希望它带给这群人吉祥。

▲ 《兰亭集序》(局部)
还有一个捧着酒杯的女人,眼看着就要醉倒,一条绯红色的蛟龙忙不慌地用爪扶好。


▲ 《兰亭集序》(局部)
王羲之的三个儿子,王焕之、王徽之、王献之也来了。王献之年纪最小,不到10岁,因为作不出诗,被罚了三杯酒,他们旁边有一只硕大的兔子。
“兔子机敏聪慧,希望它可以守护这几个孩子。”

▲ 《兰亭集序》(局部)
《兰亭序》是发生于1600年前的真实故事,采访里我问叶露盈:“那为什么要幻化成神话故事呢?” 她说,这是她的“小私心”。她给每个人身边都画了一只动物,希望它们可以守护这群人的快乐,她守护中国人的神话故事。

▲ 《兰亭集序》(局部)
《兰亭序》中,叶露盈特地用了水彩纯手绘的手法,因为王羲之一生执笔,在水墨的世界里书法,写下了“天下第一的行书”。 而她,“我享受水墨在纸上慢慢晕开的过程。”便希望把水墨落笔瞬间的“晕化”,那些种自然而然的幻化,画给更多人知道。
她守护中国水墨,让它被更多看见。




叶露盈生活在杭州,如今她一边创作《宋徽宗》《花木兰》,一边在中国美术学院教画画。

曾经她的老师跟她说:“回到传统,才有‘走心’的回归。”她的教学不是完全像西方的绘画和思维去教,而是从前辈和自己的经历中,告诉学生中国美学讲究基础,但更讲究生活。


如同《翰林粹语》中所言:“有功无性,神采不生;有性无功,神采不实。”美术不是教室里就能出来,而需要走出去,感受和想象。
于是一有时间她便出门写生。去西湖,立夏时听雨,想象坐在一张巨大的荷叶上,有亭子流水,一二好友坐其中,喝茶纳凉。




节日,看看都有啥好吃的,用树枝画下了。秋天桂花酿、端午粽子、元宵汤圆,二月龙抬头,人们欢庆鼓舞把糖葫芦、龙食和酒,赶进龙的嘴巴里,让它吃饱喝足。

〈〈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〉〉






▲ 端午节,中秋节,元宵节
最后,叶露盈想起赵延年先生曾说:“我做一辈子木刻,就是为了每一刀下去都能够做到有情有义。”
她也说:“如果想画一生画,想过好这一生,就要努力让每笔每画,每分每秒都有情有义呀!”
这就是中国美学,每一笔都来自生活和情感,每一笔都有情有义。




- ABOUT JIWU -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